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改变了世界。它在全球范围内的大流行加速了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演进。在经济全球化遭遇逆流,保护主义、单边主义上升的特殊时期,经济界、产业界对退群、毁约、禁入、断供等似乎格外敏感。华为、中芯国际等被列入出口管制实体名单的消息时时牵动着人们的心,甚至连汽车制造这个一向比较“太平”的产业,也会被“制造”出大新闻。

今年5月,北京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汽”)收购了梅赛德斯-奔驰技术集团(MBtech)所持有的北汽德奔汽车技术中心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汽德奔”)股份。这个再正常不过的商业操作被贴上了“技术断供”的标签,有的媒体用“梦断”形容北汽,用“退败”概括奔驰。在全球经济进入衰退、汽车销量负增长的背景下,这些舆论甚嚣尘上,“不明真相”的群众们也都很懵:难道北汽竟然发展到了奔驰必须抛弃几十年合作情谊撕破脸的地步吗?

事实远非如此。成立于1995年的MBtech主要从事汽车工程技术,曾是戴姆勒集团的全资子公司。2011年,戴姆勒集团向法国Akka Technologies转让了 65%的股权,并成为MBtech的主要客户,MBtech也为戴姆勒在全球乘用车市场的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同几乎所有涉及复杂技术与分工的现代制造业一样,专业化的整合、设立、出让、股权绑定在汽车这样一个供应链高度分化的产业中司空见惯。

2015年,与戴姆勒在中国市场合资合作几十年的北汽与MBtech合资200万美元成立了北汽德奔。此后数年,MBtech利用它的研发能力和工程服务经验与合作伙伴一起在中国上演了一幕精妙的“迷你剧”:参与北汽对戴姆勒奔驰平台技术的消化吸收,致力于北汽自主品牌高端车型的设计开发。这项合作的设计复杂而灵巧,相比于大规模联姻合资,更像是同盟小分队联合开展的一次战术行动。

2018年,法国AKKA集团收购戴姆勒所持MBtech的全部股权,MBtech不再与戴姆勒奔驰关联。基于此,北汽在2019年启动回购北汽德奔49%股权工作,并最终在2020年5月完成工商变更。围绕MBtech的这场由北汽和戴姆勒奔驰联手导演的戏剧就此结束,但两个主角的合作大戏仍在更大的舞台上演:2019年7月,北汽集团投资戴姆勒持有其5%的股份;2020年,北汽与戴姆勒大中华共同向奔驰租赁增资7亿元人民币……双方在资本、技术、产能等方面的合作越来越紧密。

透过在MBtech的合作“插曲”,我们欣喜地看到,作为中国汽车品牌的先锋与主力军,尽管从与MBtech的战术合作甚至是与戴姆勒奔驰的战略合作中获益不少,北汽始终将前途和命运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经过几十年的发展,以北汽等企业为代表的中国汽车企业已经开始实现从跟跑到并跑甚至在部分领域领跑的突破。 “以市场换技术”从来就是一个伪命题,几代汽车人前赴后继用汗水和智慧铺路,才有如今的积累和收获。

修己正身,躬行为上。关键核心技术是要不来、买不来、讨不来的。当我们把目光从汽车工业转移到更宏大的国家竞争视角,我们发现,这句话无比正确。为什么某些国家不能像断供、“制裁”集成电路产业一样卡住我们汽车工业的脖子?其原因不是敌人在打盹,而是我们已自强。

以自强促进开放,就像戴姆勒方面明确表示的那样,他们对过去与北汽的成功合作感到满意,未来还将持续和深化双方合作。我们相信朋友的善意,但这善意来自于我们对朋友的价值。开放让我们更自强。新发展格局不是封闭的国内循环,而是开放的国内国际双循环,汽车产业也不例外。不开放,不开展多种形式的合作,不参与全球竞争,不融入技术链、创新链高度融合的世界汽车工业格局,无法真正自强。

摆在北汽等中国汽车企业面前的是在开放中继续坚定地发展民族品牌,摆在所有中国产业人面前的核心命题是自强与开放的辩证法:坚定持久的自强无比迫切,更高水平的开放当终生追求。

在2020年疫情肆虐世界的时候,我们更要站在历史正确的一面,不惊慌失措,更毅然前行。少一些对无谓舆论的热心,而专注于做好自己的事。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